Julep.

『夏が終わった。』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11)

11

你喜欢的,是过去的我

“经过一天的休整,相信大家都对下面的比赛做好准备了。”

“需要注意的是,之前王杰希作为第六人的安排当然已经不能再用,各国选手肯定对这种打法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所以接下来大家更要脚踏实地地发挥。”

王杰希?

在场诸如黄少天等人都不禁小声嘀咕了一句。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个人的问题。”喻文州的声音却在下一秒放缓了,“虽然是难以改变的现状,但不得不承认我的手速确实是在团队战中很容易被集火的一个弱点。对于这方面,我会和叶领队商量如何更好地把握赛场上的节奏,也希望大家好好配合吧。”

“先说到这里,散会。”

大家即刻便散开各自训练去了,全然没了之前嘻嘻哈哈的样子。毕竟比赛在即,都明白接下来的形势会更加严峻。

但没有人想过除了胜利以外的结局。

但总有人注意到了方才会议里略显诡异的氛围。善于观察气氛的黄少天当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再加上他和喻文州熟,于是就马上追上去小声询问了。

“队长,发生啥事了呀?”

“嗯?”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回望过来一副若无其事目光清亮的样子,反而显得他自己心里有鬼了,顿时着急起来。

“就刚刚,开会的时候你直接叫了王杰希名字……”

“哦?不是很正常吗?不然我该叫什么?现在叫王队仿佛不太妥吧。”

你昨天明明还当着我的面叫人家“杰希”的啊!黄少天内心咆哮,有苦说不出,却灵光一现想起昨天的事。

“诶对了队长,话说昨天你不是和老王出去玩了嘛!怎么样,苏黎世风景还好吗?你和老王玩的咋样啊?不会一直在讨论比赛吧哈哈哈…”

黄少天还是感觉到了喻文州的不对劲,并且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事还跟王杰希有关。

然而要从这两个当事人嘴里套出话来,一个比一个难啊!黄少天有点想哭。

喻文州静静的看着黄少天脸上表情轮番变化,也是看出了黄少天想问啥,然而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挺好的,放松了不少,我俩出去,除了比赛还能说啥呢?聊蓝雨微草联谊啊?”

.
王杰希散会之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马上起身去训练了,他不自觉地下意识看了眼那个身影,显得有点单薄,而且正在离他越来越远。

他几不可见地轻轻叹了口气。随后他看见黄少天步伐急促地跟了上去。

经过了万分之一秒的艰难抉择,王杰希克制不住地跟上了脚步。

.
“噗——”虽然场合不太对,但黄少天还是忍不住笑了,“队长没想到你还讲冷笑话啊,亏得这不是国内,不然你俩出去被记者拍到,绝对又要上《荣耀日报》头条了。”

喻文州闻言神色却黯淡了几分:“好了少天,不说这些了,快去训练吧,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训练重要。”

“哦……哦好。”黄少天忍不住去看喻文州的眼睛,他们相处这么久以来,黄少天已经很少听到喻文州用这种语气说话了,尤其是和他这么说话。

那种有点冷淡,冰冷,想要把周围的一切都推开去的声音。

黄少天忍不住把手放在了喻文州的肩上。

“文州。”

.
现在真正意义上蹲墙角的王杰希先生正在努力偷听中。

他也听到了喻文州那句冰冷的话。

和昨天他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语气一模一样。

王杰希忽然有点厌恶自己,有点心疼,有点难受。他想,自己终究还是太冷酷了。

他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昨天,从某种意义上说,那是他和喻文州两个人距离最近的一天。一切都刚刚好,周围三两情侣在交谈或亲吻,河面上散落夕阳余晖,远处有隐约的钟声。

一切都刚刚好,来的很突然,但王杰希想,真像喻文州的作风。

“如果我说,就是在为着王队困扰呢?”

喻文州说的这句话,王杰希仿佛花了漫长的一个世纪去理解。如此隐晦,又如此猝不及防。

他们都是说话会弯弯绕的人,但是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夕阳给喻文州的眼睛镀上了一层温柔的橘黄色,藏了无尽的爱意,等候和渴望。

王杰希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克制不住冲动吻上去了。

“文州……”

.
“文州。”

黄少天想。自己也很少这样叫他了。

他俩从青训营到蓝与正副队,黄少天基本上是以“队长”相称的。因为这个和他一起成长起来的同伴,挚友,确实一步步走到了大家都认可的高度。

但是就在这个瞬间,黄少天突然感受到了喻文州那种难以言状,像海水般冰冷弥漫开来的悲伤。

他轻轻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
“对不起。”

这是一个王杰希自己都没有料到的结局。

他想,自己终究还是和喻文州考虑的不一样。

“谢谢少天,我没事。”喻文州终于也抬头,神色如常地笑了笑。

黄少天难得沉默地没有开口,只是继续直直地看着他,像是出鞘的利刃,让人无法逃避。

但喻文州只是开玩笑般地捏了捏黄少天的手。

“抱歉,让你担心了,我们一起先去训练吧。”

“比赛之后,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王杰希目送着两个人越走越远,停留在原地迟迟不动弹。

他扯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难看笑容。

这不就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吗,王杰希。

脑海里一遍遍浮现的是夕阳,水声,钟鸣,喻文州的眼睛。

王杰希啊王杰希。他问自己,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身后猝不及防地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哟,大眼啊,在这儿呢?”

“我看你蹲老半天了,在干吗呢?”

“我就想不通了,你到底在害怕啥啊?”

tbc.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10)

10

我喜欢的,是全部的你

夏日的清晨,苏黎世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阳光洒在每一条街道上,人多的地方因被遮挡而投下斑斑点点的影子。街边的店铺都正准备开张。

还完全不算是一天中热闹的时候。

一条挺有格调的青石路上传来隐隐约约的走路声,几乎听不见谈话声。

从昨天电话邀约之后,王杰希第二天就向喻文州提出了去Zurich Lake边走走,一副查了当地旅游攻略的样子。也早听闻了湖边风景的盛名,所以两人都颇感兴趣。

一天的时间才刚刚开始,两人都喜欢散步,所以就决定先走一段,不急着直奔目的地去。

清晨天空还是湛蓝色的,时不时掠过几只飞鸟,不远处的教堂披着几线晨光,有零星几个人在闲逛。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来之不易的好气氛,心底却也是满满的疑惑,他偷偷向身边人望去,王杰希还是一言不发,看上去只是在欣赏景色。

看谁先说话,喻文州突然孩子气的想,既然你不说话,我就只能再好好看看你啦。

“看我做什么?”哪知下一秒王杰希就转过身来,打断了喻文州所有的胡思乱想。

“没有没有!”喻文州笑着摆手,“在想苏黎世的天空真好看呀,不白出来一趟。”

王杰希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略微泛红的耳根,吞下了所有欲言又止。

早晨苏黎世闲适的氛围让刚经历紧张赛事的两人也逐渐放松下了心情,回到正常状态的喻文州自然是聊天好手,话题顺其自然的回到了比赛。

“魔术师大大这次表现的不错啊,和队伍的磨合感觉怎么样?”

“很好。”清亮的阳光下王杰希往常严肃的眉眼也舒展开来了,嘴角也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还是要亏喻队长指挥的好。”

“王队可别,这辈子没想过被你们微草叫队长,可要折寿了。”喻文州装模作样的拍拍胸口,同样笑眼盈盈。

“不过果然你的这种魔术师打法个人风格过重呢......怎么说,我看了无数遍也还是招架不住啊,亏的你舍弃掉了,不然我会一直很头疼的。”

王杰希听这话就笑开了,也忍不住调侃道:“这不是为了喻队在职业圈的生存考虑吗,转个型不算啥。”

“别,真这么为我着想总决赛直接认输,我会更开心的。”

闲聊的气氛逐渐热络,路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城市渐渐苏醒过来,清晨那般不食人间烟火气的模样也逐渐被充满干劲的人们一点点温暖了起来。

“店铺都开了,去吃点东西吧。”

“好,都听你的。”

两人用当地美食app搜索了一下,显而易见的是几间有人正在排长队的网红店,于是作罢。喻文州瞥见路边不远处有个年过中旬的老人正支起一个烧烤摊。奶酪芝士混着烤香肠的香气扑面而来。

“尝尝这个吧,看着挺不错的样子。”

王杰希偏头看着喻文州一副馋得不行的样子,眼底的神色不禁又柔和了几分:“难得看到喻队这么想吃东西呢,去吧。”

他想,喻文州真是有种魔力,和他呆的越久了,就越想和他一起生活。

离开这条街的时候两个嘴里都叼了根烤肠,外加隔壁面包店随便买的面包,样子朴素,却是刚出炉的,香气四溢。

“苏黎世真是个好地方啊。”

喻文州转头看人群熙熙攘攘,更远的地方有若隐若现的教堂和鸟群:“若不是还有比赛,真想在这儿多待几天呢。”

“旅行真是有趣的事情,夏休的时候,喻队也可以出国转转。”

喻文州听到这话,感兴趣的回过头来:“听样子王队是经常出去吗?说是夏休,还是有各种事情要忙呀......再说,没人一起,也就算了。”

“......也是。”

“所以这样难得出来一趟也很开心啦,无论于公于私。享受当下就好了,快走吧。”

说着喻文州抬头对王杰希笑笑,和往常任何时候都一模一样。

最重要的是,喻文州在心里悄悄的说,和你一起出来,才是最难得的呀。

他们一路上闲逛黄昏时分抵达了目的地。湖上有零星几只小船,水光粼粼,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

愈发宁静。喻文州抬头,有晚风拂过发梢,他环顾四周,发现行人稀少,且大多都是情侣在耳鬓厮磨。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的脸就稍稍红起来了。

想哪儿去了,喻文州。他轻轻敲了下自己的头。

喻文州因为自己的想法有点害臊起来,王杰希也不知为何没有开口,两人看着微微泛起波浪的湖面,寂静在两人之间弥漫开,但却不显得尴尬。凉爽的风很舒适,还夹杂着不知名的淡淡花香,不远处有街头艺人弹着吉他,乐声悠扬,将之前蒙在心上的烦闷都轻轻拂去了。

“喻文州。”

王杰希像是犹豫了很久挤出这么一句话。

“今天还开心吗?”

喻文州听到这像是男女朋友第一次出去约会式的发言忍不住又笑了:“开心啊,多谢杰希了,抽时间陪我出来走。”

随机又转过头来,目光柔和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没事,接下来的比赛,我会和你们一起努力的。”

王杰希想,这个人就是这么聪明,通透,让人没办法去钻他软弱时候的空子,没办法对他造成什么重要的影响。

“那我就放心了。”心里思绪万千,王杰希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同样以微笑回应。

“还有之前自大地以为喻队在为我的事情烦恼的事,在这里道个歉。”

喻文州差点儿忘了这茬。听对方重提起,突然之前复杂万分的情绪又翻涌了回来,让他少有的有了冲动的情绪。

他定定的看向王杰希,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目光异常清亮。

他直直的望进王杰希的眼眸里,像一把锋利的刀刃,让人没法闪躲。

许久之后喻文州回想起这个瞬间,还是无法用任何言语解释。没有思量后果,没有斟酌措辞,在这么一个毫无契机,没做铺垫的时候,他对王杰希说。

“如果我说,就是在为着王队困扰呢?”

王杰希想,大概是没有人没有办法可以对喻文州造成什么重要影响的。

但是喻文州对他却可以。

轻而易举。

tbc.

//关于苏黎世所有仅凭百度ovo有离谱差错恳请指出(。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09)

09

有不甘吗

王杰希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镇定过。他丝毫不乱,不紧不慢地将指尖从图片上挪开,一行一行划着文字。
“......在看赛后采访。”
周泽楷似乎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点了点头凑了过来:“恩,老年人。”
王杰希的眉毛动了动。
他也不知道自己一副被抓包的样子摆给谁看。
不过也所幸是周泽楷,即使心里有八卦的心,也不会套王杰希的话。王杰希逼着自己把心思收了收,几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在合上报纸前最后看了一眼喻文州。
无论怎么掩饰,还是想站在你身边,陪你抵御所有流言蜚语。

世邀赛的赛期很长,但并不意味着能给予选手们片刻喘息。第二天中国队的选手通道一早就被围地水泄不通,但选手们个个都是过来人,谁不会料到这个场面?到底是提早和官方商量着从另一边入场了。
记者们没堵到想见的人,心情自然不会好,但看着比赛要开始了,也放下心思密切关注着。毕竟,这场还是有中国队。
然而没有喻文州。
然而没有喻文州。
这场中国队像发了疯似的,从头强攻到结尾,个人赛每个人都是开场就直接强攻,团体赛更是令人惊讶地没有带牧师。
看起来毫无策略,毫无章法。然而就是这样,他们打出了个漂亮的10比0。
世界震惊。
记者会上一开始竟是一片寂静,毕竟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且不谈同样的策略能不能用第二次,光是在世界赛场上这样放手一搏的气势,就是所有人都万万没想到的。
这......实在是太乱来了。
记者团中好歹还有人记得昨日中国队的战况,连着两天的一并抛向喻文州,最终不可逃避的问题还是被人提及了。
喻文州神色没有一点点变化,这显然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只是微微笑着,看不出半点情绪:“我知道大家对我的手速表示质疑。但我们是一支队伍,显然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不足,可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是无懈可击的。”
“今天中国队的样子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只希望大家不要拘泥于对中国队过去的印象。为了胜利,为了冠军,我们会拼尽全力,还请你们放心。”
原以为会硝烟弥漫的记者会就在喻文州平淡的三言两语中落下帷幕。
见这事渐渐平息了喻文州才稍稍松了口气,天知道他那时笑得那么从容,底下又有多么紧张。
话都说明白了,可是自己的问题,喻文州明白,还是不能放松一丝一毫。
第二天没有比赛,大家也各有各的安排,稍稍放松一下。喻文州计划就这一天时间把节奏再调整一下。
哪想回到房间突然接到隔壁电话。
“明天有安排吗?”
来自王杰希。
一听到声音喻文州就迅速把话筒丢开了,心里一直紧绷的那根弦突然就松了下来,跌入一片柔软。一直因为事务繁忙被搁置的心情又重回到内心,一点点变得愈发热烈明朗。
“恩......刚刚确认了一下,好像没有。怎么了?”
“那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吗?”
最不敢期待的事情发生了。

tbc.
//悄无声息的回来了...
搁置很久了而且还没有写到当初写这篇想写的点...但是无论怎样都不想半途而废了,虽然真的黑历史orz
看到这的朋友千万别拉黑我..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08)

08

其实明白所有心照不宣的理由

第一场战役开始。
情况不如之前所想的乐观,单人赛和擂台赛倒是平分秋色,团队赛却是意料之外的胶着。
赛点是一个并不起眼的时间点。
当时比赛才开始没多久,场上双方都是五名角色,血量充足。索克萨尔稳居后方纵观全局进行指挥,没料到对方有一位特别擅长钻空子的刺客,从无暇注意的角度穿过了己方的火力线,近身了索克萨尔。
喻文州的第一反应还是很平静,他只是镇静地做完了当时他需要做的所有事,然后就毫无顾忌地,尽全力与对手周旋。
手速渐渐被带了起来,熟悉的吃力感久违地出现在喻文州身上,他眼看着一个个显而易见的漏洞一闪而过,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
对手也是充分了解了中国队的弱点,起初知道这位队长的弱点时也是难以置信,却是不假思索地将其充分利用了起来。
这种局面直到王杰希被换上场才有了明显的改善,如喻文州所想,这种魔术般的打法无论到哪都是令人措手不及的存在,虽然喻文州第一个被击杀下场,但是王杰希高水平稳定的发挥还是让比赛的局势稳定了下来。
荣耀世界邀请赛第一场,中国队,险胜。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是预料可见的,之后的赛后采访并不会轻松。
黄少天加快了几步走到喻文州身边,一如既往地开始长篇大论,有点儿尖的声音将周围所有的嘈杂都隔离开来。
“队长你今天这安排连我都看不懂了啊!大眼被你玩坏了吧哈哈哈!我都能想象出那帮家伙看到大眼打的时候的吃惊脸了,好久没体验过菜鸟的感觉了吧!这方面他们可以和唐昊交流交流啊!”
喻文州轻轻抓住他的手,少有地打断了他的讲话:“少天,我没事。”
说完他露出一个笑容,和以往每次比赛结束后黄少天看到他的第一眼一模一样。

王杰希在房间里翻阅关于赛事报道的新刊。
关于中国队的评价出现两极分化的局面,一边自然是对王杰希打法的大肆赞扬和评论分析,所有媒体都表示了对这种打法各式操作组合搭配的惊叹,并纷纷表示看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另一边,就在下一版,像是互相对比做出的噱头似的,有人找出了中国队开始出现混乱的赛点,虚张声势地做足了铺垫,只为了最后那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王杰希忽然不想去看报纸上的配图。
他完全可以想象,喻文州在采访的时候的举手投足,温润平静的声线,略带自嘲的语气,还有笑容勾起的弧度。
他完全可以想象出接下来舆论的发展走向。
王杰希在比赛前不是没想到过这样的局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算是一种必然。在顶尖高手会聚的世邀赛,一点点的缺点,都会被放大数十倍。
但他什么都没做。
王杰希想,因为他根本无需,也无处插手。
初见的时候也是这样,王杰希随口问他下个赛季是否场上见的时候,喻文州看似自然而巧地妙转移了话题,让一向心细的王杰希也被转移了关注点。
再然后,王杰希想,他一直都是听着关于喻文州的只言片语的传闻,听说蓝雨换了新的队长,听说蓝雨新出道了剑与诅咒,听说蓝雨队长的手速堪堪压过职业选手的门槛。
那时候他回想起喻文州初见时一副轻描淡写的时候,感觉心脏被轻轻揪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不知道这种感觉代表了什么,但是却隐隐有些不爽,觉得平白无故被完完全全隔在了外面。
虽然其实想想也没什么需要告知的理由。
王杰希回过神来,整平了报纸,重新去看那版报纸,配图上的喻文州果然依旧是那副微笑的样子,不卑不亢,平静如水。
一恍神,他想起当初看喻文州成为蓝雨队长的那一天,竟没有什么差别。
顿时有万千思绪涌上心头,王杰希忍不住,伸出手,指腹轻轻在喻文州的嘴角按了按。
什么时候能露出个不一样的表情呢。
这时周泽楷正巧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淋了一路的水。
“王队?”

tbc.
*接下来时间不定...
*完全把写文用来调整心情了...
*emmm突然记错国家队编号小周好难写又给自己挖了个坑x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07)

07

终归是个幻想

王杰希有个在心里埋藏了很久的秘密,大概久到连自己都快忘记了。
至于叶修是怎么知道的,这又是另外一个秘密了。
那年还在训练营里的时候王杰希随战队到客场观战,他已经快记不清是哪两个战队的比赛,却清晰地记得观众席上和喻文州的相遇。
起先他只是无意间瞥见一个少年在人声鼎沸的观众席中安静地低着头写写画画,凑上前发现少年正带着点儿犹豫地写下“一叶之秋”。
想来也觉得好笑,一贯冷静被队长说不像少年的他,在那一瞬倒轻易地被激起了年少的轻狂气。
“你觉得只有他能做到这个地步?”
他第一次将天马行空的打法展露给别人看,看到那个一直神色平静的少年露出惊讶时不由得有些得意。
“下个赛季,你会看到的。”
他觉得自己遇到了值得珍惜的对手。
而后意外的王杰希并没有在出道时看见喻文州,心底泛起的那一点点失望是不可忽略的。他也曾刻意去了解,听到最多的却是关于善于捕捉机会的黄少天。
那个在观众席上微微仰头的身影,几缕碎发贴在额角,眼睛在昏暗中显得愈发明亮,唇角若有似无地向上翘,使整个人都带着一抹清爽的笑意。
对喻文州的印象随着时间渐渐模糊,又在一遍遍的回忆和用心描摹中逐渐清晰起来。
他常常在累人的强化训练完后一头栽在床上,怔怔地盯着天花板,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好,蓝雨,喻文州。”
仿佛仅剩下如此。

这天训练结束后,大家状态看起来都不错,同房间的人也渐渐熟稔起来。夜色渐深,叶修和喻文州的房间里却还灯火通明。
“啧——文州,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我不明白你咋想啊?老王放个人赛,团队第六人?他会憋屈死吧!”
“这里我的想法是个人赛让王队不用原来的打法——他转型已久,肯定不会出差错。后面的团队赛还需要再商议......不过设想如果前期处于胶着状态,王队出场就可以成为一个赛点,必然会大幅增加胜算。”
“第一场比赛,我们不仅要赢,更要赢得漂亮。”
叶修听完他说的话后长久沉默,似乎是在思考此番实行的可能性,而后他指尖轻快地敲了敲桌面:“你这还真是纯正的蓝雨风格啊?也行,可以做这个尝试,那整个战队的磨合训练就更为要紧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信任......王队啊!”
喻文州听了脸上也未起半分波澜,只是微笑着说了句“相信他的魔术师打法”,似乎之前尴尬的谈话从未发生。
相信并期待着,魔术师重临荣耀的世界舞台。
这也确实是中国队目前最为要紧的事了。
除此之外,喻文州的确,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另外一件,同样要紧的事。

tbc.
*比赛方面有不妥处恳请指出讨论~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06)

06


你喜欢的人,也正喜欢着你

纵然喻文州想了千万种借口搪塞,但对上那双锐利的眼睛时,他还是索性放弃了掩饰。
“或者说,这事儿还和我有关?”
难得看到王杰希有点犹豫的神色,再加上不经意露出的儿化音,喻文州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揪紧的心蓦地松弛了下来。
“王队这话从何说起?”他笑得坦坦荡荡,又回到了那个温和毫无破绽的喻文州。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喻队最近好像有在躲我。”
“希望是我想错了。”
喻文州忍不住要佩服自己,明明在背后根本控制不好情绪,可真到了本人面前,他却可以做到完全淡然,游刃有余。
“那还真是王队多虑了。”
“我不过是,在考虑如何将王队的打法融入战队罢了。”
王杰希听罢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点点头,草草回了句“那还多劳喻队费心”就离开了。
说没有失望是假的。
喻文州觉得王杰希大概是不喜欢自己的。
不,说不喜欢都过了,王杰希大概对自己没有抱着任何情绪。从认识的第一天起,他就一直是这样一副模样,只专注于自己认定的事,对于其他果断舍弃,他一直是个目标清晰眼光长远的人,非常理性,而就是这理性,让喻文州深陷其中。
所以他会在那年全明星赛上为王杰希的牺牲起身鼓掌而不顾他人眼光。
所以他才觉得这个人非常耀眼,并一直把他当做一个向往的存在。
或许,仅此而已吧。

王杰希从训练室里出来之后恰巧碰上了正起床的叶修。
叶修嘴里正叼着根烤肠,看到他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哟老王,这么快就出来了?”
王杰希不理会他这些废话:“怎么才起床,还有饭吃吗?”
“文州给带的,怎么,羡慕吗?”
可惜王杰希根本不吃这一套,淡淡回道:“别闹。”
叶修失望的“啧”了一声,压低声音回了一句:“你当初可不是这样的啊!怎么现在越来越......怎么说,你是不是放弃了?”
王杰希偏过身子,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只不过当下有更要紧的事罢了。”
随后他便越走越远,步伐轻快,从容不迫,可在叶修看来就是有几分逃避的味道。
“呵呵,还跟我装。”叶修只是笑笑,随手点了一支烟,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见,“到头来可别后悔啊。”



tbc.
*老叶打败少天成为第一助攻XD
*然后......真的没存稿啦

*所以这其实不是一个喻队单箭头的故事(憋了好久还是忍不住说了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05)

05


所以还是放弃好了



“中国队的第一场比赛是对挪威。比赛规则基本与常规赛一致,大家可以先看一下挪威选手的资料和比赛视频,下午我们进行讨论。”
“接下来我想重点谈的,是关于王队的问题。”
“众所周知王队为了战队改变了自己的魔术师打法,是因为团队跟不上这种打法的节奏,但是这个打法如若能融入团队,自然是对战队实力的极大提升。”
“而我,我相信我们有这个实力。”
其实在之前王杰希拒绝担任队长时明眼人都有了这样的猜测,让魔术师重现于荣耀的世界战场,这无疑让每个人都为之一振。
只要加以磨合,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自信,他们就是一支能融合各种风格的最强战队。

“那么接下来,我建议每个人都和王队打一场,最近距离地体会一下这种打法。”
唐昊的神色不易察觉地敛了几分,他率先站起身:“我来吧。”
每一场比赛都以正常时间结束,输赢对半。喻文州一直站在王杰希身后,以他的第一视角观察着,他看得出来,王杰希没有用全力,还是特意放缓了节奏,但看着屏幕上翻天覆地快速变换的视角,时隔许久喻文州还是以另一种方式重新真切地感受到了魔术师的魅力。
他低头看着王杰希在键盘上灵活跳动的双手。像一位钢琴家肆意挥洒着自己满腔的情感,而实际上本人又十分平静,屏幕上绚烂的光在他眼里洒下一片星辰,他却依旧冷静如冰川。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后背发怔,修长的身形,比起从前肩膀变得更加宽阔,却在那一瞬突然让他产生想冲上前把他拥入怀里的冲动。
“喻队。”
他急忙抬起头,快速的反应反而惹人怀疑。但是看样子王杰希并不怎么在意。
“都练完了,喻队要不要来试试?”
对方明明一脸严肃,可喻文州总觉得他带着几分嘲讽。
“哈哈,这种机会多的是,等拿了冠军再陪你打个痛快。”
喻文州准备再说些什么,抬眼却看见王杰希低着头,额前一片碎发让他看不清表情,没来由的有几分心虚,总觉得对方正在读条释放一个六星光牢。
怕什么,又不是索克萨尔,那里来什么六星光牢。
喻文州自己正在想些有的没的,王杰希却不给他留半分余地,直接正面放出一个大招。
他不带半分犹豫,声音微哑,似欲言又止,却听不出任何情感:“喻队,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tbc.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04)

04


但无论如何,都不敢期待回应。

 

一个普通而明媚的清晨。

喻文州起床的时候叶修还在抱头大睡,喻文州无奈地轻轻摇醒了他,询问要不要一起吃早饭,被一句“哥是领队,把早餐带上来就好了”堵了回来。

到大厅的时候发现大半人都在了,看起来精神都不错。他四下张望,下意识寻找黄少天。却无意间瞥见正在用餐的周泽楷和王杰希。 
“周队,要说苏黎世最有名的,就是它的奶酪火锅了,还有葡萄酒也是值得一尝的,虽说早餐不宜过于油腻,不过偶尔试试也无妨。” 
“谢.......谢谢。” 
喻文州觉得自己被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昨天被黄少天嘲笑的两人现在如此和谐地用餐,真是画风诡异。 
“你是不是,对大眼有意思?” 
他不由想起昨天晚上的谈话,坦白说叶修敏锐的观察力着实吓到他了,不过也没有因此乱了阵脚。 
“呵呵,叶修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讨论战术吗?” 
“哈这你别管,你就说是不是吧。” 
喻文州觉得这一句轻飘飘的话在心上狠狠地刺了一下,他突然有点鄙视自己,又有些如释重负。 
“......是。” 
而后却是叶修打哈哈地跳过了这个话题,开始顺势讨论关于王杰希魔术师打法和战队磨合的问题。 
“这种事情,无疑是你最擅长的吧?” 
这算什么? 
喻文州莫名有些烦躁,却也不好意思旧话重提。 
这种把心一刀剖给别人看又被晾在一边的无力感是怎么回事? 
“喻队?你怎么在这里?吃过了吗?” 
熟悉的声音偏偏在最不想面对的时候响起。喻文州这才回过神来,看向正在用餐的那人,依旧正襟危坐,刀叉用得极其熟练,严谨里又带几分优雅,俨然不像个刚出国的年轻人。 
“队长好。” 
倒是周泽楷一句话将喻文州从愣怔中拉了出来,他被这句队长叫得忍不住笑了,收拾好了心情,微微颔首:“小周和我客套什么。” 
“喂喂喂周泽楷我可听见了啊!队长是你叫的吗!我还没同意呢我说!队长,老叶没下来啊?走走走吃饭去!诶我和你说那个奶酪真是绝了......” 
“好。”喻文州回过头,果然看到神采奕奕的黄少天。 
“那么你们慢用,待会儿见。” 

一瞬的相视无言。



tbc.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03)

03


也许,是积淀后不顾一切地喷薄而出。


飞机落地之前喻文州终究还是收拾好了自己少有的外露的情绪。

大家的精神还都算不错,下飞机后立刻去了下榻的宾馆,一路上气氛倒也其乐融融。

到宾馆后第一要紧的是分房间的事。

这莫名有些像某些综艺节目的拉郎配活动,虽然大家心里或许都有合适理想的人选,但当众却也不好意思直说,也怕的是会产生一些尴尬局面。最后倒是叶修爽快地打破沉默。

“要我说啊就按队员编号来吧,两人一间,两位姑娘也刚好在一起。怎么样啊,各位大神?”

大家都先是一愣,默默推算了下自己的同伴,然后就吵开了。

其中无疑有个声音是最具杀伤力的,不过在这会儿倒也代表了大家的心声:“我说老叶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让我和小事情一组?没搞错吧喂!你说我看着那个心脏能保证睡眠质量吗?能吗能吗能吗?我们蓝雨两个人让我和队长一起不挺好的,你这真不是嫉妒?还有老王和周泽楷一起,诶哟不行要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叶修看着还有很多槽要吐的众人,挑了挑眉,接着说道:“我说,你们不是来旅游的吧?和谁住重要吗?正好借这个机会,不是很熟的队员之间多交流交流,也算是有助于战队默契的提升。都不是小朋友了啊各位!”

“至于喻文州,和大家关系都不错吧?就由我重点培训下手速好了。”

“哈哈,叶神这话说的,应该是交流战术。”

本来听着有几分在理的众人都沉默了,听到最后一句又鄙视起来,这嘲讽真是一种习惯啊!吵吵嚷嚷到最后,还是各自回房休息了。


喻文州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收拾完后走去阳台向外眺望。苏黎世的夜色如水,空气燥热中透出几分属于夜晚的凉意。窗外都是陌生的建筑,亮着星星点点的灯,向远处可以望见阿尔卑斯山,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在暗色中勾勒出模糊却温柔的轮廓。

为什么觉得温柔呢?

无论压抑了多久,无论怎么提醒自己,每每想起那个人,能作为他的队友,一起为了那位于巅峰的荣耀而奋斗,喻文州就觉得有点点滴滴数不尽的温暖缓缓涌上心头。

无论为了什么,都要努力。


其实抛开其他不谈,喻文州也确实有这个自信胜任队长。蓝雨这支战队,包容了太多风格各异的选手,有一些在离开蓝雨之后,却反而不见什么起色。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在蓝雨,有一个队长叫喻文州。他擅长扬长避短,擅长把每一种风格的选手融入整个战术体系中。而这,对于国家队来说也同样合适。别人可以说喻文州是因为温和,好说话,一团和气成为了队长,毕竟国家队的选手们也不用在操作上有什么操心。但是每一个队员都清楚,喻文州,就是这个队长的最佳人选。

站久了也感受到了几分寒冷,喻文州再一次抬头望了望苏黎世的夜空,这里是出了名的宜居城市,能看得见繁星数点,或明或暗,缀满了头顶的整片天空。

这世间万千星辰。

他正准备起身,恰逢身后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

“文州啊,正巧今晚有空,来聊聊……战术呗?”

“成啊,随时奉陪。”

“哈哈,那我就问了啊——”

“那啥,你是不是,对大眼有意思?”



tbc.

 


【喻王】一段关于单恋的故事(02)

02

也许,是渐渐消逝在漫长的岁月里。

叶修出来的时候大家都狠狠地震惊了一把,接着纷纷开始讨伐这种不耻的行为。喻文州感叹不得不说叶修真是荣耀第一MT,这仇恨拉得稳稳的。

所以也根本没有人在意他之前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情私自补上的那句话。

“因为王队拒绝担任队长,所以负责那边想委任我来,我的意思,还是要看一下大家的意见。”

大家是一边倒地同意了,他却产生了一种一拳砸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偏头看向那个人,也是完完全全面无表情淡漠的样子,不想解释什么。

也罢。喻文州不露痕迹地笑了笑,其实原因什么他再明白不过了,无非是不想受团队的束缚,觉得没有队长职责会发挥的更好吧。

说到底,就是为了冠军二字。

不然还能为了什么呢。

 

由于苏黎世与中国相隔甚远,国家队在人员公布不久之后就出发了。希望队员们能更好磨合以及更快地进入状态,这是官方说辞。

坐在飞机上的时候,舱内安安静静的,大部分人都沉沉地睡了,舱外是一望无际的云海浸没在黑暗里,只有座位顶上的照明灯发出幽幽的黄色光芒,,伴着低低的轰鸣声,让周围的一切,更适合一段回忆的开启。

揭开那坛陈酒密封的盖子。

 

说起来喻文州一直最关注的,其实不是王杰希,而是王不留行。

那个在场上风格变幻莫测,超级难缠的对手。

他一直把他当做冠军路上最难攻破的障碍,最强大的对手。或者也可以说,是极其耀眼,令人羡慕的存在。

诡谲的操作手段,不可思议的连击方式,刁钻的攻击角度。那些最基本的招式,在他手下变得陌生而极具威力。这种感觉在近战时尤其明显,手速的压倒性优势让喻文州毫无招架之力。

但是在战术上的博弈却一直让他乐在其中。

除此之外,那个赛后握手致意的身影,一贯淡漠,声线偏冷,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他倒无暇了解。

直到他发现王杰希渐渐改变了打法,他才蓦然发现,自己是多在乎那个被称为魔术师的王杰希。

喻文州看着在常规赛中飞行变得沉重拖沓的王不留行,一种莫名却强烈的情感涌上心头,连他自己都吃惊了几分,不明白自己到底对此持怎样的态度。

愤怒?不解?惋惜?

喻文州继续沉默地观望,甚至在记者询问他对劲敌微草如此状况的看法时,也少有的没有多说。

“王队一直以来个人风格突出的打法与团队严重脱节,这也正是造成他尝试改变的原因。我很佩服王队的勇气,也期待遇见一个更强的微草战队。”

不是的。

心底有个微弱的声音在呐喊。

明明不是的。

声音越来越响。

直到那个赛季蓝雨折戟倒在微草之下,喻文州看着走上颁奖台的王杰希,被微草队员簇拥着,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奖杯。在闪光灯和各色效果灯的照耀下,他依旧淡然,脸庞的线条硬朗分明,脊背挺得笔直,神色如常,似乎并没有经历过多么痛苦的蜕变。

这个时候,就是这个时候了。

他才发现,自己,喜欢王杰希。

tbc.